國內資訊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國內資訊

在較量中彰顯正義,讓時代主旋律扣人心弦

文章來源: 文匯報   發布時間: 2021-08-27 14:09:23   點擊次數:

  電視劇《掃黑風暴》根據中央政法委篩選的真實案例改編,具有震撼人心的情感沖擊力和粗礪厚重的現實質感,弘揚了“掃黑除惡”“維護社會公平與正義”的時代主旋律。該劇在東方衛視、北京衛視和騰訊視頻同步播出,開局驚艷,孫紅雷、劉奕君、王志飛等實力派演員同臺競技,大放異彩,張藝興、江疏影又為劇作冷峻的情感基調添上了青春靚麗的一筆。尤為難得的是,劇作在藝術表現方式上巧辟蹊徑,以偵探片的類型樣式,在波瀾起伏的情節懸念中完成了抽絲剝繭般的偵破過程,并以盤根錯節的人際關系網絡,勾勒出復雜的黑惡勢力組織架構圖。同時,劇作既勇于直面社會現實中的一些陰暗角落,又積極彰顯了正義必勝的信念,并在與惡勢力搏斗中恪守法治底線,堅持依法治國,而非“以暴制暴”,讓觀眾在情感、思想和審美上都得到了極大的收獲。

  除了情節上的懸念疊加,結構上的層層深入,《掃黑風暴》在人性化、生活化的人物塑造,場景中隱喻意味的融入,張力十足的演員表演等方面,都讓觀眾耳目一新:創作者不僅注重情節與人物的紀實感,也在視聽語言方面追求電影般的影像感染力,代表了中國涉案劇探索的方向。

\

  人性化、生活化的人物塑造

  從片名可見,《掃黑風暴》的核心戲劇沖突來自于“正義”與“邪惡”的較量。但是,劇作沒有簡單地表現“正義”一方以不屈不撓的意志向著勝利進發,重申“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的普遍認識,而是做到了人物的塑造與情節發展的有機融合。因為涉案劇情的復雜敏感,劉奕君通過克制的表演風格,讓觀眾感受到劇中的正面人物刑警隊長楊勇身上的威嚴持重,不顯山露水但又洞察力驚人的職業特點。幾個反面人物以及李成陽這個“灰色人物”,劇作的處理更有令人驚喜的突破。李成陽曾經是刑警,一度被污蔑為“黑警”,跟著馬帥經商后成為新帥集團的二號人物,他不僅精通法律和公司經營,還帶有濃郁的江湖人士氣質,冷峻強勢,從容瀟灑,敏銳犀利。但是,李成陽內心并沒有忘記自己曾經是一名警察,對于馬帥也算得上有情有義。這正是真實的人性面貌,也是劇作對于人物心理幽深處的深度探詢。

  對于李成陽、大江、馬帥、海哥等人,劇作沒有從非黑即白的二元對立角度來定性,而是從不同的側面來展現人性的多面性與復雜性。大江看上去兇神惡煞,臉上有觸目驚心的傷疤,但在邢凡面前,仍然是一個拘謹羞澀、細心體貼的情種模樣。即使是菜霸楊冬,在壟斷綠藤市的蔬菜供應方面心狠手辣、無惡不作,但他對于母親又有至孝的一面。派出所所長胡笑偉,與黑惡勢力沆瀣一氣,但內心也有一定的是非觀,因為對升遷的渴望導致了對良知與正義的放逐。在這些人物身上,我們看到了一種頗為接地氣的特點,甚至在斑駁的人性中偶爾閃過一絲光亮。

  如何使人物遠離概念化、符號化的善惡標簽,劇作除了積極挖掘人物經歷的復雜性和心理的深度,還善于借助特定的道具使人物置身于世俗的煙火氣中。例如,很少在一部電視劇中,看到人物體現出對保溫杯如此統一的偏愛。這些人物有的是正面,有的是反面,有的是灰色,但他們回到“人”的原點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重視養生,渴望正常生活。這可視為劇作對于人物進行生活化刻畫的一種努力,這樣人物的言行和細節常常引發觀眾的會心一笑和情緒共振。

  正與反場景設置中的隱喻意味

  《掃黑風暴》中,出場人物眾多,觀眾有時難免有些應接不暇。劇作不僅要突出人物的個性特點,還要善于通過場景的設置,折射人物的處境、性格、心理等信息。

  駱山河的舉手投足之間有一種沉著大氣的風范,說話不緊不慢,他處變不驚,胸中有丘壑。駱山河最愛在賓館的人工湖邊與身邊的人談工作。這個場景的選擇頗有考量。駱山河的工作需要開闊的視野,高遠的眼光,總領全局的大將風度。劇作讓他走出辦公室,也是想讓他走出某種局限與禁錮,走向一片開闊與澄明。

  長藤資本的老總高明遠,同樣有著中年人的穩重內斂,還有一股儒雅超脫的氣質。高明遠的辦公室,裝修風格簡潔優雅,古色古香。高明遠喜歡茶道,喜歡讓年輕女子在一旁彈奏古琴,房間擺滿一些真真假假的文物,甚至在汽車的副駕駛座也安置了一座假山。如果只看表面,高明遠是一個頗有內涵和修養的儒商。但是,高明遠卻極為冷酷奸詐。他可以一邊派人殺害麥佳的母親,一邊又寵溺地與麥佳調笑。他喜歡用功能機給人打電話,又同時錄音。他用各種卑鄙的手段謀取利益,外表又要裝出寬厚豁達的氣度。這樣,劇作就將高明遠辦公室的風格與他的

  真實為人形成一種強烈的反差

  劇作中還有幾個場景比較重要,政府部門的辦公室,也包括黑惡勢力的活動場所。督導組工作的大會議室,寬敞明亮,暖色調為主;董耀的辦公室華麗氣派,但窗簾厚重且經常處于閉合狀態,室內比較暗;楊勇的辦公室以白色為主色調,白天會有高光照射進來。通過這些場景的設置,創作者的情感傾向已經不言而喻。

  至于楊冬與眾小弟密謀的地方,逼仄昏暗,陰氣森森,有一種不可告人的詭秘之感;孫興大部分時間都活動于夜總會的包廂或者酒店的包房,這里富貴堂皇,但又充滿了墮落的氣息。孫興在這些地方,一般都滿足于食和色,生命有一種被極度空虛包圍的無聊和邪惡感。

  這樣對比下來,楊冬母親居住的農村有一種田園生活的恬淡感。楊勇去拜訪楊母時,她獨自一人在院子里剁霉干菜,她語言樸素,情感真摯,為人真誠。這種生活有一種光明正大的坦蕩和自然,不需遮掩,不需偽裝,不會因生活簡單而墮入空虛,也不會因巨大的壓力而深陷焦慮。楊母的生活看似簡樸,卻是劇中所有人都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生狀態,他們或者因職責和正義感需要不停奔波,一往無前;或者因對欲望的無止境渴求而勾心斗角、爾虞我詐、提心吊膽;或者因黑惡勢力的壓迫,需要付出全部心力去維持生計。這樣,楊母就不是一個簡單的過場人物,而是散發出豐富的人生況味:當楊冬以殘忍的方式攫取金錢,只為更好地盡孝,卻不知早已與他母親的心愿南轅北轍,這是在人生理解與選擇上誤入歧途后的偏執與盲目;劇中的黑惡勢力以及他們背后的保護傘恣意追求權力、財富、欲望時,看似在攀登自己的人生頂峰,卻反而離最真實,最平靜安寧的生活漸行漸遠。

  復雜的人物內心為表演提供了發揮空間

  《掃黑風暴》中為演員表演提供了最大發揮空間的人物,是李成陽和高明遠。李成陽的經歷最為復雜,常在多重身份的撕扯和煎熬中心神不寧,又要強作鎮定。在處理各種關系時,李成陽需要扮演混混、企業家、哥們、忠仆等身份,這就需要演員以不同的氣質和動作來詮釋這些身份的差異。李成陽還是一個有著嚴重精神創傷的人物,他忘不了被趕出警界的恥辱,忘不了被趙二龍打得不成人形關在籠子里的衰樣,這導致他落下了一緊張就容易頭暈、耳鳴的毛病,這為他的神經質提供了生理上的解釋,也為一些主觀視點的鏡頭提供了心理依據。

  從造型來看,李成陽經常穿黑色風衣,顯得瀟灑又沉穩。同時,李成陽還偏愛翡翠色的襯衫和領帶,偶爾還穿墨綠色的西服。在這種“不走尋常路”的穿衣風格中,李成陽需要用黑色來掩飾內心的波瀾,用暗綠色來彰顯一種神秘莫測的性格面貌。在表演上,李成陽大多數時候是沉默、冷峻的,有不怒自威的氣場,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李成陽還特別喜歡笑。這種笑在不同的場合,針對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含義。有時顯得比較憨厚淳樸,有時又比較陰險,偶爾還有一種咄咄逼人的進攻性。李成陽獨處時,一般是心事重重,眼神凌厲的,但與大江在一起時,偶爾也輕松幽默,油腔滑調。可以說,《掃黑風暴》幾乎成了李成陽展現個人魅力的舞臺,演員孫紅雷也成了劇中的表演擔當。

  高明遠雖然被“封為”綠藤市地下組織部的部長,但對外的形象是儒雅溫和,從容淡定的,有一種“羽扇綸巾”的智者風度。隨著劇情的推進,高明遠的勢力版圖一點點受到沖擊,他開始顯露出氣急敗壞的急躁。

  作為一部電視劇,《掃黑風暴》推動情節的主要力量仍然來自于臺詞,有時用旁白來交代部分情節。這種處理方式雖然是電視劇的常規操作,但多少會沖淡劇作的影像力量。而且,劇中有些臺詞的節奏過于緩慢,缺少那種言語交鋒中的情緒力度和情節密度,這也造成了劇作情節的節奏過于拖沓。當然,劇作也努力在部分臺詞中蘊含玄機,用以刻畫人物,表達主題。

  《掃黑風暴》不是一部只追求情節復雜、場面刺激的情節劇,它揭示了腐敗官員在道貌岸然面目下的齷齪與卑劣,某些黑色產業鏈背后是管理上的缺口,審視了人性中的虛榮、墮落、愚昧如何助長了這些黑惡勢力的蔓延,更是表達了中央“掃黑除惡”的決心和為人民服務的初衷,其時代意義和政治分量有目共睹。

  (作者為復旦大學副教授、電影藝術研究中心副主任 龔金平)


備注:此文章從文匯報轉載

精东app下载安装-精东视频app客户端下载-精东视频下载安装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