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資訊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國內資訊

舞臺再現“家國記憶”,點燃Z世代的文化自信

文章來源: 文匯報   發布時間: 2021-09-10 15:07:51   點擊次數:

\

  多部優秀舞劇近期在全國各地巡演,傳播中式美學,彰顯中國精神,點燃年輕觀眾的文化自信。 ①《永不消逝的電波》劇照。 ②《只此青綠》劇照。 ③《記憶深處》劇照。 制圖:李潔

  沉浸在《只此青綠》的山水意象中,“穿越”至千古名畫繪就的那一刻,走進宋代畫家王希孟的內心深處;坐進成都街頭的“努力餐”樓,在充滿巴蜀韻味的煙火氣里,感受戰爭年代的驚心動魄……多部優秀舞劇近期在全國各地巡演,傳播中式美學,彰顯中國精神,點燃年輕觀眾的文化自信。舞臺上,藝術架起了跨越時空的橋梁,觀眾可以向孔子請教深邃思想,與李杜共論詩意人生;也能走進歷史深處,了解王會悟、車耀先等革命者不為人知的故事。

  在新的時代背景和文化語境下,文藝工作者們追尋中華文化的深厚根脈,挖掘悠久歷史的華彩篇章,潤澤廣大人民的文化生活,也推動著海外觀眾對中國文化的認知由淺入深。新創紅色題材舞劇《秀水泱泱》《努力餐》等在舞臺上描摹出引人入勝的紅色風景線;精品歷史題材舞劇《孔子》《李白》《杜甫》等則盡顯中國古典藝術之美。這些舞劇作品呈現明晰的新追求和鮮明的新突破,以極具東方韻味的舞蹈語言、音樂編排和舞美服飾,將中國意境揮灑得淋漓盡致。

  以舞為媒,遇見傳統文化的美好

  青綠色調的《千里江山圖》在幾案上緩緩鋪陳,戴著眼鏡的學者與身著宋代衣冠的青年相對而立,將觀眾引入跨越時空的寫意山水中。日前,舞蹈詩劇《只此青綠》——舞繪《千里江山圖》在國家大劇院首演,以舞蹈為語匯,以詩性表達營造出“無聲勝有聲”境界。該劇由周莉亞、韓真共同執導,她們曾擔任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總編導,此次上海歌舞團青年編導何俊波、張振國也受邀參與《只此青綠》編舞。9月24日至26日,《只此青綠》將獻演于上海大劇院。

  收藏在北京故宮博物院的《千里江山圖》由北宋畫家王希孟所作,絹本設色,畫面氣象萬千,壯麗恢弘。此卷以概括精練的手法、絢麗的色彩和工細的筆致表現出祖國山河的雄偉壯觀,被視為宋代青綠山水中的巨制杰構。舞蹈詩劇《只此青綠》采用時空交錯式的敘事結構,現代故宮研究員潛心鉆研《千里江山圖》,循著“展卷、問篆、唱絲、尋石、習筆、淬墨、入畫”的篇章綱目,走入了王希孟的內心。

  余音繞梁傳古韻,咫尺千里舞江山。《只此青綠》從中國傳統文化中尋找靈感,著重于提取和呈現意象,以雅致清麗的中式美學喚起了觀眾心中的文化基因。舞者們不僅展現了畫卷中起伏綿延的峰巒、煙波浩渺的江河,更體現了青綠山水中凝結的匠人之心。“在舞臺上,我們表達的又不僅僅是工藝本身,而是‘人’,或者說是一種工匠精神。那些默默無聞、不追名逐利、一生只為做好一件事的普通人,在平凡之中蘊藏著偉大。”編劇徐珺蕊表示,希望觀眾能從《只此青綠》中感受到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燃起對傳統文化的熱愛。

  優秀舞劇從傳統文化中汲取養料,創新藝術表達手法,融入現代舞臺技術,傳遞中華文化魅力,喚醒觀眾內心深處的儀式感、認同感、使命感。前不久,中國歌劇舞劇院出品的交響樂版舞劇《李白》在海外社交媒體平臺云首映,點燃了全球網友對中國文化的熱情與激情。該劇用當代的視角,以虛實結合的創作手法,通過李白對“入世”與“出世”的權衡和抉擇,展現了詩人的才華與膽識,反映其浪漫炙熱的詩性情懷、永不言敗的精神向往。據統計,《李白》完整版演出和高光片段在海外社交媒體平臺播放量迅速突破550萬,互動人次超過130萬。據悉,舞劇《孔子》完整版在官方YouTube賬號上播放量也已超過85萬,這部作品還將代表中國參加塞萬提斯國際藝術節線上展演。

  以史為基,彰顯中國精神的偉大

  近年來,現實題材舞劇創作高潮迭起,藝術再現動人的歷史時刻,讓觀眾重溫中國精神的偉大。取材自“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之一——李白,上海歌舞團出品的舞劇《永不消逝的電波》至今已演出近270場。舞劇打動人心的力量源自何方?上海歌舞團團長陳飛華說:“每一個中國人內心都有紅色基因,在觀看‘電波’這一刻被激活了。”

  舞劇《秀水泱泱》以王會悟的成長經歷和跌宕起伏的人生為主線,帶領觀眾重溫紅色歷史;舞劇《鐵人》融合芭蕾舞、中國舞、現代舞等藝術形式,重現以王進喜為代表的大慶石油工人愛國、創業、求實、奉獻的“鐵人精神”;芭蕾舞劇《我的名字叫丁香》以革命烈士白丁香為原型,舞出忠誠與信仰的贊歌……結合紀錄性和藝術性,這些舞劇往往以史料為基礎,用當代視角和舞蹈語匯,捕捉人物的情感爆發點。

  “真”與“美”凝聚著舞劇直抵人心的感染力,譜寫出氣勢磅礴的史詩篇章。舞劇《記憶深處》從作家張純如追憶南京大屠殺慘案的角度切入,重現親歷者的悲痛故事,指向中國人記憶深處不可忘卻的部分。“劇中所有的人物都真實存在過,真實的歷史、真實的人性。在編舞中對主要人物塑造及群體靈魂也力求最本真的表達。”編劇、總導演佟睿睿說。相對獨立又相互印證的篇章形成環環相扣的戲劇結構,《記憶深處》的每個篇章都是一場對話,既是與張純如的對話,也是與過往、與人性、與良知的對話,最終歸結為善與惡的較量。

  以藝術之筆描繪歷史畫卷,絕非簡單機械的重復再現,而是注入當代人對藝術的思考與認識。諜戰舞劇《努力餐》聚焦20世紀30年代的“努力餐”樓,主要人物車老板以革命先烈車耀先的生平事跡為原型進行改編。舞劇用鮮明的地方語言和濃郁的巴蜀風韻刻畫車老板與努力餐樓的傳奇經歷,也為觀眾捧上濃烈的成都生活美學畫卷。川劇變臉、鐺鐺車、火鍋、四川民歌等獨具特色的文化符號呈現在舞臺上,充盈的煙火氣為全劇增添了鮮活底色。記者宣晶


此文章從文匯報轉載

精东app下载安装-精东视频app客户端下载-精东视频下载安装免费